<mark id="olkmt"><output id="olkmt"></output></mark>

<optgroup id="olkmt"></optgroup>

<dd id="olkmt"></dd>

        ×
        故鄉的老街

        去年初夏,我與友人因公前往湘西明珠的瀘溪縣公干,事畢,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與激動,驅車前往久違三十余年、曾經兒時記憶里的凈土——浦市老街。

        浦市,因軍事而建、以河而成、商業而興的古鎮,位于沅江中游,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早在漢代伏波將軍馬援就曾在這一帶征討“南蠻”,南宋時期浦市古鎮作為屯軍之地,明清之際這里自然成為重要的軍事戰略要點、商業活動中心。沅江之水依城北流,沿江下達常德武漢,溯江而上10余公里可達辰溪縣城。沈從文先生曾在他所寫的《瀘溪、浦市、箱子巖》中詳細描述了當時的勝景:“每一個山頭都鍍上一片金,滿河是櫓歌浮動”,當地居民粗獷豪放,無論悲喜皆引吭高歌,以表達內心的歡喜與悲憫。論而比之,我更歡喜浦市老街的靜美,同時更喜歡這自然直接地表達。

        清晨,老街在各種叫賣聲中醒來,我從居所穿過天井過照壁,推開形如月亮的拱門,順階而下來到最熱鬧的街市。街頭巷尾兩距不長卻充盈著各種小吃的香味,便有了一種獨特而美妙的味道。土爐上沸騰的筒子骨湯、清湯紅油的鼓眼牛肉面、香辣咸酸的脆蘿卜、油炸后一串串穿起呈金黃色的“燈盞”,黃澄澄珍珠粒般可愛的米豆腐,讓人垂涎不已。伴著深藏窄巷中小販的叫賣聲“有酸蘿卜,鹵雞爪,豬蔥嘴,鹵豬尾巴賣啦”聲聲盈耳、皆入畫入鼻來。眼前極具湘西特色的古宅子飛檐翹角,厚重青石條板堆砌的墻體,偶然三兩枝從方形木窗框探出頭來的綠色枝條,斑駁錯落的青石板路上不時走過頭裹苗帕,身著青黑色苗服或佩戴沉重銀飾阿公阿婆匆匆而行,極具視覺沖擊力,讓初識的我難以忘懷,古韻和古風就是老街獨有的風情,從唐家巷到觀瀾書院,從辰腔社的角角落落到賀龍將軍親手種下的“將軍柳”處處留下我童年的足跡和兒時的記憶。

        時隔三十年再見老街,懷著情怯情趣的復雜感覺,再一次踏上我曾魂牽夢繞牽掛的老街。古樸的老街上宅居原貌保存完好,雖有些許人為修繕,板壁、門窗、房梁、柱基有些殘損,窗杦花紋漫漶不清但從它們古香古色靜默中折射出歲月年輪。初夏的午后,悠閑地漫步在老街上,仿佛走在明清古建筑的畫卷中“人從畫中來,畫因人生色”,指尖撫過曾經古老的門洞、陳舊斑駁的墻壁,看著坐在自家門前含飴弄孫的老人,這種自然和諧狀態,讓人神休氣靜。不經意地回眸,墻縫間隙的青苔,墻角處已模糊的刻痕,是否我那曾一起發蒙的兒時玩伴所留,令人直嘆“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被人踩得如水洗般發亮泛著涼意的青石板路,偶然可見的小軒窗,老街就像江南水鄉溫婉的女子走進我的心田。以它獨特的魅力,給人安寧的感覺,不禁沉醉其間不欲醒來?谥心钅钣性~:“數間茅舍,藏書萬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釀酒,春水煎茶!边^去的時光又浮現在眼前。沿著兒時的記憶走進街角老茶館,慵懶的躺在竹椅上,滿上一杯山間野茶,聽著隔壁辰腔社隱約柔柔的絲弦聲,感念辛女的多情,咀嚼著這老街的寧靜,享受著時間的慢慢流動,是何等的愜意呀!老街雖然經過一些修繕,但依然淡靜優雅、豁達包容,唯有有心人才會深解其中滋味。歷經千年,淡淡的憂傷和快樂,就像現今的我們仍然一如既往的用一顆安然平靜的心等待有緣人走來。人生如夢,幸福如風。今夜的我又該何去何從,不如效法古人,文人騷客,淺吟低唱,舉杯自飲,興致所至,吾欲大笑三聲,一笑隨風,再笑如塵,三笑則不如入夢,夢盡溫柔。

        老街,我悄悄地來,又靜靜地走了,不帶走一絲云彩。只是期待再次領略你妙曼的身姿,再低唱一首“惟嘆知音夢里尋”?衫辖值泥l情鄉韻已深深揉進了我復雜的內心,雖然是老街老巷,我卻無法忘懷。(管網檢測公司:石長曦)

         

        時間:2017-02-15 09:50:48   來源:   點擊次數:154
        上一篇:又見桃紅一年春
        下一篇:“絲路”女兒國 美麗侗家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