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olkmt"><output id="olkmt"></output></mark>

<optgroup id="olkmt"></optgroup>

<dd id="olkmt"></dd>

        ×
        又見桃紅一年春

        “憑君莫厭臨風看,占斷春光是此花”。此花,就是桃花。桃花汛的到來,宣告春意盎然的畢至!皩さ锰以春帽芮,桃紅又見一年春”,桃花才是春的象征。

        陽春二月,春草諸樹尚在蟄伏中冬眠,桃樹就有了一絲生機。大院里那一樹桃花又如期在春寒料峭中含苞欲放,給方興未艾化不去的年味添加了一筆濃墨重彩的色調。尖尖的枝頭吐出綠絨絨的蓓蕾,在微風中顫顫點點,宛如碧珠般的瑪瑙,和著滿院的霓虹燈閃爍,把大院的夜空點綴著得煞是好看;花開剝動的纖細之音,仿佛優美的午夜曲,把人們歡暢的春夢拉得悠遠綿長------

        “二月春歸風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殘紅尚有三千樹,不及初開一朵鮮!贝,總是來得那么突然,望桃知春,讓人在無意中觸摸到春天的鼻息了。大院的桃樹,不知是何年何月?又由何人栽種?大凡無人稽考,但給我們帶來的美是無限的。試想當你走過院落時,只見幾蓬枯葉衰草,或是迎面而寒的冷風,你哪會有春光撲面的氣息?你的心情就不會自然地嫵媚起來。大院的這棵桃樹,自我進入公司以來就有“院中桃樹初長成”的記憶,如今不經意間長成這般交柯錯葉的大樹。年年歲歲中,春春桃花紅,最讓人欣慰的,是它剛進入新年歲月的邊緣,就有了桃蕊心跳的律動。年后的正午,迎著春陽,一束束枝椏上就綴滿了花瓣,隨風搖曳,炫耀著粉紅色的裝束;像極小孩兒的臉,紅嘟嘟地對著你笑,或杏雨中含羞帶赧如貴妃出浴,媚態萬千,萌你心醉。

        “癲狂柳絮隨風去,輕薄桃花逐水流”,我并不以為桃花的多姿多情有這樣的矯情和悲憫,抑或看慣了公司大院里這株桃樹和它的花容顏值,才知曉它應有的品格:獨特有別,花開有樣。它獨特在嚴寒的冬季里有倔強的生命力,葉褪枝頹,巍然屹立,甘受苦寒,只為爭春;它花開爛漫,充滿著濃郁的春天氣息,華麗而不嬌,受寵而不驚,盡數釋放著一年一輪的美麗。

        我愛桃花,更愛開在大院里的這樹桃花。它不畏嚴寒,甘愿奉獻,來之轟烈,去之無怨,這不正象征著我們一代代供水人前赴后繼、勇于拼搏、為供水事業的發展奉獻精力、耗盡心智的優良品質嗎!印度大詩人泰戈爾說:“生如夏花之燦爛,死如秋葉之靜美!边@也是我們供水人人生的真實寫照。(黨辦:楊密)

         

         

        時間:2017-02-15 09:37:34   來源:   點擊次數:194
        上一篇:用耳朵上班的聽漏工——中國夢,勞動美征文
        下一篇:故鄉的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