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olkmt"><output id="olkmt"></output></mark>

<optgroup id="olkmt"></optgroup>

<dd id="olkmt"></dd>

        ×
        父親的守望

        IMG01312.JPG 

         

        在老屋背后,年愈八十的老父親用4分田挖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小魚塘。從此后,我經常能看到父親專注地蹲在魚塘邊,或在魚塘中忙碌的身影。

        父親雖至耄耋之年,但身板出奇的硬朗,本該頤養天年了,可他和眾多鄉下人一樣,勞動慣了,只要能動就閑不住。最近幾年,女兒們大了,一個個相繼離開了他的身邊,他和母親依然守候在大山里,未肯離開老屋,寂寞中更多的是對兒女們的一份牽掛。

        愛有多種,善解人意而敦厚的父親,把他的愛寄托在這小小的魚塘中。

        父親的魚塘每到春天,像一口張大了嘴的水缸,迎著天雨把水裝進肚子里,天上一陣瀑布,然后上丘田里的水趕往下丘田,一排排長長短短的瀑布,象城里成排滾動的霓虹燈似的,下,絡繹不絕往前涌,一會兒小魚塘的水滿了。這時,我想起讀高中時語文老師黃費蒙在教我們寫詩時說過的話我要在屋后開一小小的魚塘/在塘邊栽些竹子。按道理應在塘里放些魚才對,可是,詩人要放什么呢?我當時猜不。黃老師冥思一轉放些天光/放些云影。我——真美!聽風/聽雨”,是啊,這就是詩。原來詩就是讓靈魂飛躍的東西。而我老父的魚塘很平貼,只有父親獨自孤影,讓我感到總有些黃老師詩中的遺憾。

        上春時節,老父大山里步行30里地,到大江口集市200尾魚苗,間雜著山里氣候適宜生長的鯉魚、草魚和禾花魚苗,放在這天光云影里,從此這些小魚成了這塘的主人——老父親的希冀,在這聽風/聽雨,吟誦著四季的變化。魚苗下塘后,老父無論到那里去走親戚或出遠門,總要在前一天多割兩天青草,放到塘里,如再多住一天就會心神不定的嘮叨著:曉得老婆婆(稱我媽)把魚割草了沒有?我得回去把魚割草去。魚兒成了他的牽掛。春去冬來,寒暑交替,過年了,魚了!這個時候是父最快樂最忙碌的時光。父親生性諱腥不愛吃魚,現在他一改常態特別惜魚。我知道,父親平日里守候在塘邊,與其說是在精心養魚,不如說是在養一份親情,養一份等待,等待一大家人重新的歡娛。

        父親養育了八個兒女,老了,沒有了力氣,但很想兒女回家團聚,養點魚,多一份寄托和牽掛。當接到我們要回家過年的消息后,父親特別高興,一大早叫來山對面彎彎里的鄉親壯漢,幫忙放水干塘撈魚。魚撈上來后,一堆一堆地擺成八份,等吃完了年飯,有先行的子女就叫帶走,趁著吃個新鮮。父親用心良苦,這分明是為我們找一回家的理由,又好像是為自己找一個希望子女們;丶铱纯吹“借口”!

        老魚跳波瘦鮫舞本形容音樂的低沉回環,而我卻讀出這詩中那份沉沉的守望。(楊密、肖為友、鄒志霞)

         

        時間:2018-03-07 15:12:02   來源:   點擊次數:184
        上一篇:冬雪
        下一篇:用心服務 “點滴”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