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olkmt"><output id="olkmt"></output></mark>

<optgroup id="olkmt"></optgroup>

<dd id="olkmt"></dd>

        ×
        望槐“品”德 歸化“思”懷

           小院不大,住著數十戶人家,東邊余下的空地,栽種了些草皮,成了茶余飯后住戶散步的場所。

           很久沒有在晚飯后出來散步了,樓下較往日相對人少,便自四樓下至空地,獨自安步當車悠然起來。傍晚間的光線于白曰相比自是柔美了許多。但見山的那邊,仍有大片灰沉的積云正在慢慢聚集,大有山雨欲來之勢,顯然不適合散步,除了自已并無旁人,到省下了些許禮節性的喧寒,心自然而然沉寂了下來,也空靈了許多。

           墨色的積云緩緩的擠壓著天空,壓抑得仿佛整個世界都靜悄悄的,颯颯的風不時從擁擠的構筑物縫隙穿梭而過,輕佻的撩撥著懸掛的物件隨意顫抖。

        一片青黃的枝葉從枝頭直墜而下,蕩過眉梢,輕浮的黏掛在衣服的前襟。是槐樹的葉片,讀書時常常用做書簽之物。我意外乍喜,驀然的仰目張望,只見院子圍墻的外邊,竟不知什么時候生長著一株槐樹,顯然是它太不起眼,而疏忽了它的存在,槐樹粗大的枝干早已越過了高高的圍墻,但在麻麻暮色中,仍清晰可見其堅毅、孤獨的輪廓。

           對槐樹的印象,最早是通過黃梅戲“天仙配”而根植于心。其實槐樹并不美,在我的印象中甚至可以說是有點丑陋;睒錇槟戏匠R姷穆淙~喬木,樹高可達數丈,樹皮棕灰色,昆蟲、葉螨等常寄生于此,褶皺很深,呈不規則縱裂,古拙厚重,形成“癭瘤”,頗有老態龍鐘之貌。

        槐樹沒有白樺樹的偉岸,也沒有松樹的蒼翠,更沒有桃花紅了春水,楓葉染了秋霜之韻美。到是槐樹為媒,見證了一段天上人間至真至美的愛情故事,一直為世人津津樂道。

        學生時代,唯一貫穿市內的312國道,沿芷江方向,舞水路完小到大米廠這段距離,馬路兩邊幾乎完全被栽種為槐樹,槐樹是上個世紀初期廣為栽種的景觀樹種,槐樹嫩枝暗綠褐色,樹冠晦暗敝曰,遠遠望去就像綠蔭編制的斗笠將整條道路遮蔽在陰涼之下,為不少趕集者提供了乘涼納暑之處。

            每年槐樹開花的時節,嫩綠的葉子襯托著雪白雪白的花朵掛滿枝頭,一串串、一簇簇如是風鈴般點綴在茂密的綠葉間,微風的吹過,沁人心脾。

            槐樹多不取于家飾用材,但槐花的用處卻不少,花朵稱為“槐花”?墒持。最簡單的吃法多為孩提時攀至結花處,摘下最鮮嫩的直接入口生吃。然而,最讓我沒齒難忘的還是母親做的油炸槐花餅了。

            將新采摘下來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用水泡過清洗,加入面粉與清水一道均勻攪拌,用勺子置入熱油中炸至金黃。盛入盤中,待熱油瀝盡,置入口中,輕輕咬上一口,既脆又酥,滿滿皆是母親的慈愛。

            如今的城市里,槐樹已鮮有多見,槐樹只能是一種記憶,取而代之的是泊來的外來樹種“法國梧桐”,又或是觀賞價值較高及本土有地標性的其他樹種。僅管如此,仍消散不盡少年時對老槐蔭樹的懵懂情結。

            久久的,佇望那株狹縫中頑強生長的槐樹,無不被槐花的品格所震撼,心底油生幾分敬意。你,土地貧瘠卻依然不離不棄;你,忍辱負重卻依然謙遜高尚;你,飽經風霜卻依然堅韌挺拔,這不正是我們這個民族抵抗外辱、奮力抗爭的錚錚脊骨嗎?

            古時有人認為“槐”,就是懷望的意思 。對于懷化的來歷很多版本,有人說,“懷化”是懷念被劃出來的那部分原生居民,故有“懷柔歸化”之意;也有人認為,懷化人對槐樹頗有鐘愛!盎被ā敝C“懷化”之音,槐花晶瑩剔透,芳香宜人、淡雅樸實,又何嘗不是五溪兒女樸實、勤勞、內斂、堅韌、謙遜性格的真實寫照呢?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小院里忽然徒增了幾分涼意,便覺得此時大雨將至。不由想起納蘭性德的詞《點絳唇.小院清涼》,微微泛起忴香之意。

            夜雨馳過,萬物蕩滌,自是那墻角的槐樹也承受不起這般瑟瑟,蕭索過后,想必自會灑落一地惆悵。(黨辦:楊勁松)

         

        時間:2018-12-14 08:51:19   來源:   點擊次數:159
        上一篇:用心服務 “點滴”踐行
        下一篇:我的冬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