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olkmt"><output id="olkmt"></output></mark>

<optgroup id="olkmt"></optgroup>

<dd id="olkmt"></dd>

        ×
        聽琴知韻

            乙亥年的春節,連日冬雨綿綿。人的思緒也仿佛侵染了一絲陰清,無端的感到煩躁莫名。抬眼望去,窗外風冷如刀,心卻猶如這點點疏雨,久久不能寧靜。

            閑來無事,沏一壺茶,從塵封許久的書架上翻檢出一本宋詞,伴著悠揚的古琴聲,隨意翻看,慢慢的不由自主的沉溺于這樣空靈的境中。境,仿佛是水墨畫中的留白,寥寥數筆勾勒出遠山、曠野、野渡無人。除此,盡可任思緒遨游千里,扶搖直上,在心靜中又獲一份清寂,清寂得可以從寥落數聲的琴音中、纏綿婉約的宋詞里獲得另一番情致,從琴音中品出一份孤寂和沉醉。

            古琴之與古箏相比,我更鐘情古琴。琴初為五弦,漢代定型為七弦,中間無琴碼一弦多音;箏初為十二弦,唐代為十三弦,現扶桑國還多有使用,今定位二十一弦,中有弦碼,一弦一音。琴聲音量小,音色古樸沉厚,能讓人靜心,箏聲則相對明亮華麗。正所謂“箏悅人,琴悅己!甭牴~,隨其音漂浮青海,心事蕩漾;聽琴,至擇物我兩忘,至澤清靜無心。古琴更能收心靜意,非知音者不能明了,也正是所謂的“曲高和寡”。

            初知古琴,還是兒時閱讀金庸先生所著《笑傲江湖》一書中提到,令狐沖在洛陽城邊綠竹巷,家大勢大的金刀王家從其身上逼搜出《笑傲江湖》曲譜,被一口誣陷是林家的《辟邪劍譜》,眾人圍擁著折了一只胳膊的令狐沖找懂得琴譜的綠竹翁評理,得知確實是琴譜后,王家眾人悻悻而歸。雖落魄至極卻傲骨錚錚的令狐沖則留于綠竹巷,“婆婆”一曲《清心普善咒》神奇般的讓滿腔憤懣的令狐沖平復心情,酣然入眠……如此奇異之事,讓年幼的我充滿妙想,如若師長批評,我便奏琴一曲……每次念及,心甚向往之。時隔多年,偶然有幸得以聽到現代古琴名家,管派古琴第三代傳人董波女士彈奏的由南北朝普庵禪師作的琴曲《普庵咒》,曲中有很多單音交疊,兩弦同時發聲,或相差幾分,或橫跨一個八度,回環往復,猶如天地交融,初始緩,后時急,多變卻規律的撮弦聲,只令人心旌搖蕩,心情自然平和愉悅起來。

            聽琴,最宜于獨處時默然靜聽。無需人眾,可選一向隅之地,無需用眼,盡可閉眼聽之。將自己的心緒完全毫無保留的投入其中,交由琴聲,然后與之共鳴,契合融入,讓自己陷入那份空靈冥想之中。于是乎,心靈得以洗禮,心也慢慢沉靜下來,在清幽的琴聲中慢慢懂得蘊含于琴音中的那份情愫,品得人生諸味;蛉缥木犌,鳳求凰兮,心解其意,夜往相如,終結連理;或如太白聽琴,峨眉山下,流水霜鐘,松濤陣陣,不覺時光。

            聽著琴聲,恍惚間總能感覺到自己與那些遙遠的氣息依依相伴,每次低婉的琴聲訴說著那些肝腸寸斷的情愁,總是不可抑制的代入其中,反復發送糾結在這般情緒中。仿佛時光倒轉千年,那些蒼涼的畫面,那些令人心碎的曲調,那些離人心上愁的撕心裂肺,千萬般滋味撲面而來,直令人潸然淚下,恍如古人用清瘦的手指彈醒我前世今生的夢,千古江山只余我安靜的守著沙漠,等待花開。

            “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雖自愛,今人不多彈!碧迫藙㈤L卿的一首《聽彈琴》道出了自己的孤寂和冷寞。譬如伯牙與子期,伯牙鼓琴,子期聽之。方鼓琴而志在高山,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鄙龠x之間,而志在流水,子期曰:“善哉乎鼓琴!洋洋乎若江河!弊悠谒,伯牙破琴絕弦,終其一身不復鼓琴,以為世無足復鼓琴者。世間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聽琴識曲,聽琴解意,聽琴得心,非用心聽而不能也,此聽之境也。(管網檢測公司:石長曦)

        時間:2019-02-21 16:36:55   來源:   點擊次數:164
        上一篇:跟著女兒去旅行
        下一篇:年味——話燈籠